亲历1997年香港回归交接仪式

发布时间:2017/9/28 15:03:37

  2017年7月1日,我在家中观看香港回归二十周年纪念大会,触景生情,脑海中渐渐回想起1997年我以旅日华侨身份参加香港回归交接仪式的经历,不由感叹光阴飞逝。

  1996年11月,当时我在日本大学任教,参加了国务院侨办组织的新移民社团负责人回国访问团回到国内,得知自己可能受邀参加明年香港回归交接仪式。1997年4月,有关部门和我联系,正式通知我作为中方受邀嘉宾之一参加交接仪式。据我所知,当时包括日本20多位华侨华人代表在内,全球共有300多位华侨华人代表受邀。

  1997年5月,我收到了正式邀请,通知我们6月30日抵达香港。为了防止发生意外,我和一位老华侨相约提前一天——6月29日就从日本新泻出发,乘坐了3个小时的高速列车,抵达东京成田国际机场,并在附近一家宾馆下榻一宿。6月30日,我们用过早餐,搭乘上午航班起飞,并于当天下午抵达香港启德国际机场。当时,机场里、大街小巷还都悬挂着英国国旗。我们都说,再过几个小时,香港就要回归祖国大家庭,到时候英国国旗都要降下来了。

  到了香港,受邀华侨华人住在国务院侨办指定的京华国际酒店,现场大家兴高采烈,那些年事已高的老侨领更是意气风发,当时的场景气氛很难用语言描绘。当晚6点15分,标志英国结束对香港管制的仪式在添马舰东举行,香港最后一任总督彭定康卸任,他从那里乘船离开香港。我们在宾馆房间的电视中,目睹了他离开的那一刻。

  我们这些参加交接仪式的人,都持有一张嘉宾证,是报到时发的。嘉宾证共有5种颜色,代表5个不同的区域,也就是允许分别进入不同的场所。我的号码是286号。当晚6点多,我们就从宾馆启程,来到香港会展中心,参加当晚7点举行的鸡尾酒会。

  当晚9点15分,交接仪式晚宴在会展中心内部一个大会场举行,数千名嘉宾出席,10点15分晚宴结束。11点半,我们开始进入会场,坐在我身旁的是近代民主革命家黄兴的女婿——一位老华侨。当时,大家的心情都激动到了顶点。

  来香港之前,为了留下交接仪式珍贵的瞬间,我特地从日本带了一台小型摄像机,结果被告知不能带入会场,于是,我请他人帮我拍照留念。11点45分,中英双方领导人入场,我们只等零点五星红旗升起来这一历史时刻的到来。当时,在领导人入场前,我们的心情十分紧张,整颗心吊到了嗓子眼,有人议论:怎么还不出来,不会有什么岔子吧?当然,事实证明,我们是多虑了。现在回想起来,这种事情怎么可能发生呢?

  7月1日零点零分零秒,当五星红旗冉冉升起的时候,中方嘉宾所在区域瞬间沸腾了。交接仪式结束之后,7月1日凌晨一点半,举行香港首任特首宣誓就职仪式。然后,我们回到酒店休息。当天早上8点出发去会展中心。10点,这里举行香港特区政府成立大会,我们所持请柬,是以香港首任特首董建华的名义发出的。下午,我们又在会展中心参加了特区政府举办的庆祝酒会。至此,我们受邀参加的4场官方活动已全部落下帷幕。

  从7月1日起,香港所有街头都悬挂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国旗和香港特别行政区区旗,可谓处处是红色海洋,和前一天我们看到的“满街挂满英国国旗”形成鲜明对比。街上不少店铺都是喜气洋洋,男女老少脸上都是笑呵呵的。我们当时身临其境,心情非常激动:自鸦片战争后,香港被英国统治了150多年,现在终于宣告结束了!7月1日晚上,维多利亚港燃放了庆祝烟火,我们在船上目睹了这毕生难忘的美景。

  中央电视台转播香港回归交接仪式,拍到的镜头中有我。家人后来告诉我,那晚他们在电视上看到我流泪的表情。7月4日,我离开香港返回日本。

  来香港之前,在国务院侨办的推荐下,我担任香港庆祝回归委员会的顾问。香港庆委会主席安子介、霍英东向我们签发了聘书。香港庆委会副主席范徐丽泰函告我们这一决定。

  20年来,在“一国两制”大政方针指引下,香港继续保持了繁荣稳定。作为一个亲身经历、见证香港回归的国人,我很欣慰,我衷心祝愿香港的明天越来越好。

来源:市政府参事蔡建国口述,联合时报记者刘子烨整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