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当前中美关系及国际战略问题研究的几点思考

发布时间:2017/6/27 11:32:13

  市政府参事  杨洁勉

  【提要】要用历史唯物主义和辩证唯物主义的立场、观点和方法来看待和分析当前的中美关系,研究国际战略问题也是如此。一要善于“小中见大”,通过对公开消息和材料的认真研究,重视正能量和主渠道;二要“大中有小”,做战略问题研究要大而不空。我们要认真学习习近平总书记的外交思想,在外交和中美关系上同党中央保持高度一致。

  美国总统特朗普就任后,几乎每天都有新闻,我也很关注。我们要用历史唯物主义和辩证唯物主义的立场、观点和方法来看待和分析,否则很容易为蜂拥而至的各种消息所淹没。此外,还要防止听小道和传小道。我们要重视正能量和主渠道。通过对公开的消息和材料进行认真研究,我对当前的中美关系和对国际战略问题研究,有几点思考。

  首先是小中见大。关于中美关系当前的形势,可以总结为三句话,即“新政三周,华府三斧,北京三策”。特朗普上台三周,本想对我们中国猛砍“三斧头”,一是经济贸易,二是台湾问题,三是拉俄压华,把所谓尼克松的大三角战略倒转过来。我们中国的三策:一是重点维稳,中美关系首先求稳定;二是迂回施压,你打你的,我打我的。国家主席习近平年初在达沃斯和维也纳对经济全球化和全球治理发表了精彩的演讲,其实也是不点名地批判了特朗普的有关错误观点。但是,我们在宣传习近平总书记的外交思想以及中国对美国的战略等方面工作还做得不够。例如,提高话语权不是我们宣传部门讲几句就能提高的。我仔细比较过百度百科和维基百科,政治观点暂且不论,百度的学术含量远远低于维基百科。因此,我们要像打巷战那样,一条街一条街去争夺,这样才能夺得话语权的高地;三是正面斗争。我们在台湾问题上是没有退路的,必须坚持“一个中国”的原则。

  通过我们官方公开的报道,从中美之间的通话就可以小中见大。2016年11月8日,特朗普当选美国总统。11月9日,习近平主席就电贺特朗普当选。这次贺电与以往有三点不同。第一,是强调了两个国家的责任与担当。以前讲美国是最大的发达国家、我国是最大的发展中国家,这次加上了“世界前两大经济体”;第二,是强调合作,合作是唯一正确的选择。我关注我们官方英文版中“正确”的翻译使用的是更为正式的“correct”一词而不是“right”,显得十分严谨。但相对而言,特朗普因为从未在政府部门工作过,其在公开场合表态中经常使用“strong relationship”(强有力的关系)、“one hundred percent”(百分之百的)之类的表述,我们要有所保留地去理解。第三,习近平主席把自己的政治志愿和政治信誉放进去了,在贺电中体现他本人的担当,这是之前所没有的。

  11月14日,习近平与特朗普通话,气氛很好。但紧接着12月2日,特朗普与蔡英文通了话,对此我们一定要反击。据官方报道,“12月10日前,国务委员杨洁篪访问美国,会见特朗普重要幕僚弗林等。”据此推断,台湾问题一定是会面对话的重要议题之一。2017年1月20日,特朗普正式就任美国总统。在就任一周后就宣布退出TPP,还签署“禁穆令”(限制入境令)。然而,对我们有利的形势是,特朗普颁布的一系列措施在国内遭到了强烈的反弹,使得特朗普急于处理国内关系,甚至要和老冤家俄罗斯搞好关系都因美国国内的强烈反对而暂缓,因而对中美关系就更为谨慎了。特朗普因为没有在中国农历新年年初给我们拜年,2月1日,他的女儿伊凡卡访问了中国驻美使馆,气氛十分融洽。接着中美又开启了通话,2月3日,国务委员杨洁篪与前总统国家安全事务助理弗林通话。2月9日,特朗普致信习近平主席贺中国新年,给我们拜晚年。2月10日,习近平主席与特朗普通话。当然通话的前提是特朗普必须承认“一个中国”的原则。

  其次是大中有小。搞战略问题研究要大而不空。美国当前的战略主要是从奥巴马强调的领导地位转换到特朗普强调的领导实力。其战略重心是固本强基,增效减员。战略布局是有进有退,突出重点。关于大国关系,其战略主要是多方调动,谋取优势。对于国际事务,美国是重利轻义,保权避责。当然,这些归纳还不完整。关于当前美国的战略思想,特朗普自己也还没完全搞清楚。据白宫有关人士透露,特朗普就任后最关注的问题是怎样把竞选口号变成可以实施的政策。

  我们要学习习近平总书记的外交思想,在外交和中美关系上同党中央保持高度的一致。2017年有两件大事,一是迎接和保障党的十九大的胜利召开,二是稳定中美关系。我们在国际战略研究方面是能为此做出实实在在的贡献的。十八大以来,习近平同志的外交思想是酝酿和形成的过程。党的十九大将开启丰富和发展阶段。我们要在学习中加强理解,在实践中加强总结,在建设中逐步发展和丰富习近平的外交思想。

  (根据杨洁勉参事在上海国际战略问题研究会2016年年会上的总结发言整理摘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