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带一路”在联合国

发布时间:2017/10/10 15:07:54

市政府参事 吴建中

  【提要】近年来我国在联合国及各种外交场合积极宣传“一带一路”倡议和人类命运共同体理念,引起国际社会广泛关注。为什么我国提出的“一带一路”倡议和人类命运共同体理念能在短时间内得到国际社会高度认同?因为“一带一路”倡议与《2030年可持续发展议程》的目标相衔接,人类命运共同体理念为联合国文化发展带来新思路,“一带一路”倡议与人类命运共同体理念已成为国际社会的广泛共识。

  今年5月14至15日,“一带一路”国际合作高峰论坛在北京举办,这是“一带一路”提出三年多来最高规格的论坛活动,也是今年中国重要的主场外交活动。

  近年来我国在联合国及各种外交场合积极宣传“一带一路”倡议和人类命运共同体理念,引起国际社会广泛关注。“一带一路”倡议和人类命运共同体理念不仅在我国与联合国各有关机构的合作协议和联合声明中有所体现,而且还写入了联合国决议。为什么它们能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得到国际社会高度认同的呢?

  一、“一带一路”倡议与《2030年可持续发展议程》的目标相衔接

  联合国在“千年发展目标”快结束时发起了“后2015发展议程”的讨论。各国和各国际组织抓紧时机在未来发展中赢得主导权和话语权。我国也不例外,利用联合国的舞台积极宣传“一带一路”倡议。2015年4月20日联合国总部举办“‘一带一路’:新型国际合作模式”论坛。第69届联合国大会主席萨姆•库泰萨出席论坛并提出,“一带一路”将为实现2015年后全球发展议程创造机会、提供动力。

  2015年9月25日联合国发展峰会通过了《2030年可持续发展议程》。该议程包含17项可持续发展目标和169项具体目标,致力于减贫、消除不平等、保护地球等。与之相应,“一带一路”倡议致力于实现沿线各国多元、自主、平衡、可持续的发展,其优先目标包括扶贫、教育、卫生、就业等基础性问题。两者在理念和目标上有很多共同之处,尤其是在减贫脱贫战略方面,中国不仅实现了七亿人口的脱贫,而且承诺在2020年前完成剩余四千多万人口的脱贫任务,提前十年实现脱贫目标,对各国推进《2030年可持续发展议程》具有示范意义和带头作用。尽管“一带一路”倡议与《2030年可持续发展议程》在性质和涵盖范围上有所不同,但两者有着相近的愿景和基本一致的原则。例如,两者都阐明恪守《联合国宪章》的宗旨和原则,都强调包容发展和共同繁荣。

  二、人类命运共同体理念为联合国文化发展带来新思路

  半个世纪来,从多元文化主义到文化多样化和文化间对话,反映了全球文化政策的演变进程。人类命运共同体理念不仅与联合国文化政策有机衔接,更是一种前瞻引领,通过文化间和民族间的包容与融合,促进社会和经济的共建与共享。

  让我们简要回顾一下半个世纪来联合国文化政策发展历程及其背景。20世纪70年代前后,在加拿大和澳大利亚等国的推动下,各国相继颁布多元文化主义政策。多元文化政策虽然强调不同民族和文化之间相互平等和尊重,但也出现了对少数族群文化要么过度保护、要么被割裂开来的问题,这一点在欧盟难民危机中显得尤为突出,如在德国,移民团体与社会距离拉大,形成了与主流社会并存的“少数派社会”或称“并存社会”。国际社会开始对这一做法进行深刻反思,联合国层面也在不断探索和改善其文化发展政策。

  联合国经社理事会1997年7月22日第1997/47号决议建议设立国际和平文化年,其重点放在尊重文化多样性、增进容忍、团结、合作、对话及和解。联合国正式确定2000年为国际和平文化年。2001年至2010年是联合国确定的世界儿童建设非暴力与和平文化国际十年。2001年11月联合国教科文组织通过《世界文化多样性宣言》。联合国大会随即在其57/429号决议中欢迎这一宣言及其所附的执行宣言的《行动计划》要点,并宣布5月21日为世界文化多样性促进对话和发展日。2005年10月,第33届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大会高票通过《文化多样性公约》。根据该公约,文化多样性为“各群体和社会借以表现其文化的多种不同形式”。这些表现形式在他们内部及其间传承。文化多样性不仅体现在人类文化遗产通过丰富多彩的文化表现形式来表达、弘扬和传承的多种方式,也体现在借助各种方式和技术进行的艺术创造、生产、传播、销售和消费的多种方式。

  2009年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发布题为《着力文化多样性与文化间对话》的报告。报告强调,要克服早期多元文化政策可能导致的文化孤立主义的问题,通过加强文化间对话,为实现以多样性中的统一为基础的和平铺路架桥,增强社会的凝聚力。所谓文化间对话,即指各种文明、文化和民族之间的平等交流和对话建立在相互理解、相互尊重及文化尊严平等的基础之上,这是构建社会和谐,民族间和解及国家间和平的重要先决条件。该组织总干事伊琳娜•博科娃在2010年5月21日世界多元文化日致辞时说,仍然有待迈出的一步是:必须进一步认识到把我们团结在一起和使我们更加强大的共同价值观,这样我们才能够在面对巨大的挑战时承担起共同的责任,我们必须共同迎接这场挑战。

  2010年为联合国国际文化和睦年,2013年至2022年为文化和睦国际十年。“文化和睦国际十年”计划的核心观点是国际对话可以在建设和平和促进可持续发展中扮演重要角色,目标是通过文化间对话和具体的倡议行动,促进相互了解,提升对人与人之间的多样性、权利和平等尊严的相互尊重。

  2012年“里约+20”会议发表《我们希望的未来》,强调要以整体性思路推进可持续发展,并提出文化应为发展作贡献。2013年5月23日,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在“文化:可持续发展的关键”国际会议上一致通过了《杭州宣言》,号召将文化置于未来可持续发展的核心地位。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官员丹尼尔•克莉诗曾在联合时报上发表文章指出,迄今为止文化一直被排除在国际发展战略之外,千年发展目标中就明显缺少文化发展,强调在后2015发展议程中将进一步呼吁把文化发展确定为自己的工作重点之一。

  联合国前秘书长安南说:“在人类历史上,我们从未像现在这样休戚与共。只有共同面对,我们才能掌握自己的命运。朋友们,这就是联合国的原因”。 联合国前秘书长潘基文积极促进各国之间文化多样性和文化间对话,在2010年11月1日解放日报文化讲坛的讲话中说过,许多国家都将跨文化间对话列为重要议程令他深受鼓舞,随后,说了这么一句话:文化不是孤立的结构,他们本身就是交互融合的结果……这有时候需要经历几百年的时间。由此可见,“一带一路”和人类命运共同体与《联合国宪章》的宗旨和原则,都强调包容发展和共同繁荣。

  综上所述,近年来联合国在文化政策上突出两个方面,一是强调文化多样性和文化间对话,二是强调把文化置于发展的重要位置。而“一带一路”倡议与人类命运共同体理念在此基础上进一步发展。习近平主席在联合国的两次演讲对此作了高度概括。2015年9月28日,习近平在纽约联合国总部第70届联大一般性辩论会上发表《携手构建合作共赢新伙伴同心打造人类命运共同体》演讲,系统提出了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的五大支柱:即政治上要建立平等相待、互商互谅的伙伴关系;安全上要营造公道正义、共建共享的安全格局;经济上要谋求开放创新、包容互惠的发展前景;文化上要促进和而不同、兼收并蓄的文明交流;环境上要构筑尊崇自然、绿色发展的生态体系。2017年1月18日,习近平主席在联合国日内瓦总部发表题为《共同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的演讲,着眼人类命运的历史规律和世界文明的发展走向,系统阐述人类命运共同体理念,为人类实现更好发展绘制蓝图,为国际体系变革与完善指明方向。由此可见,人类命运共同体理念把“一带一路”合作上升到精神层面,通过增强民族和文化间的相互认同,为“一带一路”深入推进创造良好的社会与人文环境。

  三、“一带一路”倡议与人类命运共同体理念已成国际社会广泛共识

  近年来,联合国各有关机构多次举办与“一带一路”主题相关的论坛和对话。2016年10月17日至21日,联合国工业发展组织等机构发起“一带一路包容与可持续发展城市展览与对话”,会上举行了联合国《2030可持续发展议程》的跨区域战略、可持续及创新型城市与区域协调发展、“一带一路”沿线城市及其未来发展、“一带一路”沿线城市伙伴关系对话会等平行论坛。来自丝绸之路沿线各国城市、国际组织等约450名代表参加了此次对话活动。2017年1月18日,《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和世界卫生组织关于“一带一路”卫生领域合作的谅解备忘录》签署,备忘录将合作扩展到与“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区域以及全球层面的合作框架里,共同创建健康丝绸之路,从而促进地区及全球卫生安全。

  与此同时,“一带一路”也开始写入联合国一些决议之中。2016年11月18日第71届联合国大会协商一致通过关于阿富汗问题第A/71/9号决议,呼吁国际社会进一步凝聚援阿共识,在政治、经济、安全领域向阿富汗提供援助。决议欢迎“一带一路”等经济合作倡议,敦促各方通过“一带一路”倡议等加强阿富汗及地区经济发展,呼吁国际社会为“一带一路”倡议建设提供安全保障环境。2017年3月17日联合国安理会以15票赞成一致通过关于阿富汗问题的第2344号决议,呼吁国际社会凝聚援助阿富汗共识,通过“一带一路”建设等加强区域经济合作,敦促各方为“一带一路”建设提供安全保障环境、加强发展政策战略对接、推进互联互通务实合作等。

  2017年2月10日,联合国社会发展委员会第五十五届会议协商一致通过“非洲发展新伙伴关系的社会层面”决议,“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理念首次被写入联合国决议中。它表明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理念已经得到联合国广大会员国的普遍认同,彰显了中国对全球治理的贡献。2017年3月1日,中国常驻联合国日内瓦办事处和瑞士其他国际组织代表马朝旭大使在联合国人权理事会第34次会议上代表140个国家发表题为“促进和保护人权,共建人类命运共同体”的联合声明。同年3月23日,联合国人权理事会第34次会议通过关于“经济、社会、文化权利”和“粮食权”两个决议,决议明确表示要“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标志着这一理念成为国际人权话语体系的重要组成部分。

  一些国际政要高度赞扬“一带一路”倡议和“人类命运共同体”理念。联合国大会主席汤姆森(Peter Thomson)在2017年1月29日接受新华社采访时说,我认为建设命运共同体对全人类来说是唯一的未来。 联合国副秘书长特格涅沃克•格图在联合国开发计划署与中国国际经济交流中心联合举办的2016全球治理高层论坛上说,通过“一带一路”倡议的提出,中国在全球范围内提供了一个具有深远影响的创新经济发展框架,这是全球治理的一种新趋势、一次创新性的探索,是通过区域合作取得共同繁荣的重要机遇。意大利总统马塔雷拉在2017年2月访华期间表示,中国提出的“一带一路”倡议是全世界新的发展机遇,“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和地区都会从中受益,意大利愿意积极参与其中并进一步发掘与中国的合作潜力。

  国外专家学者也作出积极呼应。印度学者Aniket Shah认为:“一带一路”可以而且将成为实现《2030年可持续发展议程》的第一个区域性努力。从议程涉及到的投入来看,每年将需要1至2万亿美元的额外投入,其中超过一半将用于基础设施建设和低碳能源的需要。尽管“一带一路”不属于《2030年可持续发展议程》框架,但它与其要求相一致:长远计划、国家间合作以及公私合作。如果两者能成功结合,将创造一个致力于解决最紧迫可持续发展挑战的21世纪多边主义的新的创新形态。同时他也提出“一带一路”将为世界可持续发展绘就区域合作的蓝图。 英国48家集团俱乐部副主席、中国问题专家班可夫说,“在21世纪,世界已经全球化,人类命运共同体事实上是唯一可持续和现实可行的选择”。“一带一路”、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金砖国家及金砖国家新开发银行等,都是构建这一命运共同体的组成部分。俄罗斯科学院远东研究所副所长奥斯特洛夫斯基认为,“一带一路”建设的“五通”将为欧亚大陆各国和地区之间的包容合作创造条件,中国通过“一带一路”打造人类命运共同体的构想受到世界各国欢迎。 德国席勒研究所海尔格•策普•拉鲁旭还将中美两国战略做了鲜明对比。2017年1月他在题为“为人类未来,美国第一还是命运共同体?”的文章中赞扬“一带一路”战略思路,并认为中国“一带一路”与“美国第一”相反,是为世界各国谋求共同利益的国际合作。

  “一带一路”是我国新一轮开放和走出去的重要战略。要真正实现“五通”中的民心沟通,就必须把文化合作和交流放在重要位置上。“一带一路”不仅与经济发展有关,其文化价值和意义更为深远。今天,我们在推进“一带一路”建设中,更要文化先行,通过不同文化和民族的相互尊重和认同,共同构筑起一个在平等互利基础上的文化对话和交融的人类命运共同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