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能读取语音阅读器

关于上海崇明农村发展的若干建议

发布时间:2018/2/28 13:48:45

市政府参事 汪孝安

  【提要】在关注崇明生态岛建设的同时,崇明农村的发展同样值得关注。我们不能忽视大城市近郊农村潜在的绿色发展空间和原生态传统村落的文化传承,以及大城市所具有的带动周边郊县村镇共同发展、营造城乡融合的城镇化产业新格局的可能性。为此,建议借鉴国际经验,发挥崇明的地理优势,研究社区支持农业模式(CSA)的可行性,使农民和市民共同组成一个社区,共担生产风险,共享劳动收获,从而建立城乡之间的互动机制。相关配套政策方面,建议梳理农村的相关政策法规体系,并对崇明岛和市区间以及岛内交通进行评估和相应的规划。

  习近平总书记在十九大报告中提出了实施乡村振兴战略,建立健全城乡融合发展体制机制和政策体系等具体举措。上海市政府《崇明世界级生态岛发展“十三五”规划》提出了崇明打造生态农业高地的目标。结合崇明的具体发展目标,我们对崇明农村的发展现状作了初步调研。

  崇明农业生产呈两极发展趋势:其一为集约化大农业,此乃崇明农业的主导,广受关注,以光明集团、上实集团等为代表的崇明基地提出了崇明“花岛”等规划概念,有很好的发展空间;其二是以宅基地和自留地为代表的小农经济,崇明生态岛旅游景区建设带动了一些村落的第三产业,产生了“农家乐”“渔家乐”等服务型业态,带动了这些村落的发展,但此类潮汐式的旅游业态并不具有普遍意义,也不足以支撑崇明大部分传统村落的发展。随着农村人口的老龄化,承包地、自留地往往流转到外地菜农等新的土地承租人手中,村落经济处于低水平发展状态,原住民的生活水平也较低,“生态惠民”的设想缺乏有效的切入点。

  在关注崇明生态岛建设的同时,崇明原住民的生活状态和原始村落的未来发展也同样值得关注。目前有一种观点,视传统原始村落为农村发展的羁绊,甚至崇明的发展规划也提出了诸如鼓励引导“农民集中居住”、探索建立“宅基地退出机制”等规划设想,却忽视了大城市近郊农村潜在的绿色发展空间和原生态传统村落的文化传承,忽视了城市居民尤其是城市中产阶层对于田园生活体验的需求,忽视了大城市对周边区域的“溢出效应”,忽视了大城市所具有的带动周边郊县村镇的共同发展、营造城乡融合的城镇化产业新格局的可能性。为此,提出以下思路和建议:

  一、借鉴国际经验,明确近郊农村发展思路

  纵观国际近郊农业的发展模式,尤其是特大城市近郊农业,实际上有着得天独厚的发展契机。目前可供借鉴模式之一是社区支持农业模式,即CSA(Community Supported Agriculture)。该模式于20世纪70年代在欧洲、日本等地发展起来,是一种城乡社区相互支持,发展本地生产、本地消费式的小区域经济合作模式。其主要特征是城市消费者以个人或群体的方式,和郊区农业生产者签订协议,形成合作关系,消费者预付资金、参与农业劳动、支持农业生产,生产者则为消费者提供安全健康的食物。农民和市民共同组成一个社区,共担生产风险,共享劳动收获,省去所有中间环节。就农村而言,CSA将第一产业与第三产业相结合,除供应绿色农产品外,还提供农业体验特色活动、农业观光休闲等服务,提供了众多的就业岗位,有利于解决农村人口再就业,促进农业、农村、农民的和谐发展。就城市而言,CSA模式下,城市消费者可以直接和农业生产者沟通,可以全程参与食品生产过程,为城市消费者获取绿色农产品、体验农业休闲生活提供了新渠道。CSA的这两个优势有助于建立城乡之间的互动机制,解决城乡发展中面临的相关问题,推动城乡统筹发展。

  二、发挥崇明地理优势,探讨具体发展路径

  作为近郊农村,崇明距上海市区的车程约1小时,交通便捷,所以崇明应该结合自身自然条件的特点,着力发展与城市消费者需求密切相关的特色农业。相较于自然生态观光、民俗文化观光、农业生产体验等当前比较常见的乡村休闲产品,CSA模式对于崇明来说或许是更有前景的一种选择。一方面,崇明有大量使用效率并不高的农民自留地和大量需要转移的农村劳动力,另一方面,是市区消费者对绿色农产品和悠闲的农村生活体验日益增长的需求,这两者之间完全可以通过发展CSA予以消解。崇明的生态环境、产业结构以及和市区的距离、交通等条件,非常适合CSA模式的发展,对城市消费者的粘性更大。

  据了解,目前CSA模式在北京有较好的实践,在上海也有一些先行者,崇明一些原住民的子女原先在市区工作,现在回乡以此种模式创业很有起色。但是总体来看,市区消费者对于近郊农村的感受还停留在农家乐、民宿等短期旅游的概念,对支持本地农业、共享农村生态环境等理念的知晓率还非常低;同时,农民也缺少有机生产等方面的知识和技术,缺少村落绿色生态资源与市民进行直接交互的渠道。虽然已有些公司在崇明建立了生态农场,但仍然局限于吸纳少量农户为有意愿的市民提供生态农产品以及短期的体验住宿服务等,未能从根本上链接起市民和农民的生活。

  三、相关政策问题及建议

  首先,建议市政府相关部门组织力量对CSA模式开展研究,探讨CSA在上海郊区农业推广的可行性、适度宣传CSA理念。同时,建议尝试组织城市居民委员会和农村村民委员会两大社区基层组织的联姻,对口进行CSA模式的试点。在此基础上,可探索进一步拓展CSA模式,例如通过有组织地更新改造闲置村民住宅,使之成为市民在郊外有别于农家乐、民宿等的中长期租赁式民宿;发展各年龄层次的聚会经济,适度引入亲子活动、课外教育培训,吸引城市中产阶层、中青年群体加入其中;提供个性化定制服务,做好细分市场等。由此,将原有的偶发的、低频次的农业旅游模式转变为经常的、高频次的农庄生活模式,吸引市民一年多次往返居住,成为城市生活的补充。这样的产业定位,不仅能拉近市民、村民的距离,也能促进近郊农村小农经济的发展、村民收入的增长,有助于缩小城乡差距。这种模式应当也适用于上海近郊其它区域的农村发展。

  其次,耕地制度和宅基地制度是和CSA相关的两项重要制度。在调研中,这方面问题也比较集中,主要表现在不够灵活的制度规则和多样的市场经济行为之间的矛盾。对此,建议梳理农村的相关政策法规体系,在不改变土地所有权、土地用途的前提下,探索更便利、更有保障的宅基地租赁模式,保护各方的合法利益,构建适宜CSA发展的制度土壤。

  最后,在崇明发展CSA模式还有一些具体问题需要解决。比如,目前从市区到崇明的往返过路过桥费为100元,对短途郊区休闲游而言成本偏高,若以CSA模式的经常往返,则交通费用难以承受。建议相关部门组织调研,探索更为灵活的收费标准,以满足不同人群的不同需求。再如,岛内东西向交通仅依靠陈海公路及北沿公路连接,公路红绿灯较多且公路宽度不足,逢节假日经常发生交通堵塞,这也导致了岛内发展过多集中在东部高速出口处的陈家镇,不利于中部和西部村庄的均衡发展,需对岛内东西向交通进行评估和相应的规划。此外,城铁、地铁等过江公共交通的便利化,也是崇明依托市区共同发展的重要因素,需要在中远期规划中加以综合考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