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豪:不断变换的角色 无法止步的前行

发布时间:2017/1/16 9:40:58

图像

  身型清瘦,目光有神,气质儒雅,唐豪有着典型的高知形象。与人交流,谦逊又中肯。

  经济学专家、上海大学原副校长、上海市人民政府决策咨询专家、两届市人大代表、三届市政协常委、上海市工商联合会副主席(上海市商会副会长)、上海市民营经济研究会会长……唐豪在多重身份间切换,游刃有余,如今他有了个新的头衔,上海市政府参事。

  专业涵盖管理和经济两个领域,在应用经济和工商管理两方面具有较深的研究造诣。简单说来,就是既有经济理论研究的基础,又熟悉上海实体经济尤其是民营经济的状况。这或许就是他拥有新身份的内核与外延。

  陪同学考试,命运从此改变

  唐豪出生在嘉定,1974年下乡,在中学老师陆慰萱的鼓励和影响下,1978年恢复高考后考上上海财经大学。“我在农村干活的时候,陆老师来看过我几次。” 唐豪回忆道,“当时他是嘉定唯一的二级教师,陆老师教给我的方法论还记忆犹新。”唐豪在准备高考时没有请假,白天在农村干活,晚上拿本书翻翻,就考上了。

  考研究生时,唐豪当时只复习了18天,本来是陪同学考的,结果无心插柳,自己考上了。“当时同学帮我一起报了名,付了4块钱,感觉不去考不好意思。”

  之后,1985年从上海财经大学研究生毕业后留校、历任副教授、教授、教务处长。然而命运也给唐豪开了个不小的玩笑。毕业前,唐豪被查出患有强直性脊柱炎,这种顽固的慢性病导致他上身弯曲,行走不便,并且伴随了他30多年,经常靠止痛片和拐杖,他后来的每一步都坚定而不易。1992年秋,有幸参加当时上海市委市政府的双月座谈会,从那时起他便开始关注上海经济、产业方面的情况。同年底被选为上海市人大代表,参政议政成为他教学科研外最重要的社会职能。

  1994年1月调任上海大学工作,任教授、博导、副校长。唐豪研究产业经济学,重点研究项目包括产业发展环境优化,产业链集聚形态,产(企)业技术创新,对上海诸多行业非常熟悉。2002年赴市工商联任职之前,先后发表学术论文50余篇,出版书著近10本;承接国家社会科学基金项目3项,霍英东青年教师基金项目1项,上海市及省部级课题20余项,并多次获上海市哲学社会科学奖。

  跑道转换间,实现人生价值

  从教书、科研到行政实践,一样出色。“我院是上海最早搞货币分房的。”唐豪回忆1995年运用自己熟悉的经济知识所进行的改革探索:将学院市中心的几套住宅置换成梅陇地区的十几套住宅,又准备了数百万元福利基金作为学院房改和住房补贴经费。享受货币分房者,每人拿到几万元补贴。尽管补贴额不高,但教职工还是非常满意,认为分房工作总体合理、透明、公正。1998年唐豪被评为1997年度上海市劳模,是当年度2位局级劳模之一。

  2002年他当选上海市工商业联合会副主席并作为市政协常委、经济委员会副主任,参政议政便成为他主要的职责,在任期内主持完成了诸多有关民营经济发展环境和对策方面的调查报告和专题研究课题。这些报告和建议经常得到市委、市政府和市政协领导的及时批示,也得到全国工商联的肯定和表彰。在旨在促进个体私营经济发展的国务院“36条”发布以后,不到一年时间内,他为区县工商联、基层商会作专题辅导报告20余次。此外,他与市工商联调研部的同志一起,为区县工商联的调研活动提供了有效的指导和支持。正是由于在工商联长达十年的任职实践,他对上海民营经济有了全面和更深入的了解和认识。回学校任职以后,他仍作为民营经济届别的代表,与市工商联的联系与交流从未中断。

  当选了上海市政府参事后,唐豪的思考还在继续。

  谈到上海经济转型和产业升级,唐豪认为上海必须走科技创新之路,创新驱动发展之路,但创新驱动之路不易。“在产业调整转型升级过程当中,未来上海哪些产业、行业、业态的发展空间更大?网络互联共享型的商务业态,在电子商务基础上,互联网金融、智能商务以及新型的民生产业需求很大,可以更大程度上借助网络、借助科技金融促传统产业转型发展,促进科创、文创型产(企)业发展壮大。未来互联网金融的发展空间很大,关键是要选择比较好的产业业态,并与传统投融资服务业融合,形成新的商业模式。”“其实,上海早已摆脱了要素、投资驱动阶段,但创新驱动不会自然形成,财富驱动很可能干扰创新驱动的绩效。要在统计学意义上体现创新驱动,还要在诸如科技贡献率、工业增加值率、劳动生产率等指标上有明显进步,这样上海的创新驱动才能实至名归。”

  唐豪说:“我的研究和工作实践就一直在学术和政府之间,在市场与体制之间切换,有点四不像了,也许这就是我的特点。”唐豪崇尚的中庸之道,或许也正是如此。

    (东方网记者朱贝尔专访唐豪参事并撰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