程维明:用教师的热情做好参事的工作

发布时间:2017/7/31 12:41:02

  中国大学的教授形形色色,有讲课的、做研究的、写书的,还有荣誉教授等等。但在众多教授中,能够坚持从教30多年未间断,还能在老师、人大代表、参事等角色中应付自如的就不多见了。

  程维明,1955年7月出生于浙江宁波。上海工程技术大学教授,博士,九三学社上海市委副主委,上海市人大代表、常委会委员,曾任上海工程技术大学副校长。主持和参与了国家“863”项目、国家自然科学基金项目、上海市重点攻关项目、上海市科委项目等,获国务院特殊津贴,国家科技进步三等奖、上海市科技进步一等奖、二等奖、上海市教学成果一等奖等,是上海市学位委员会第四届学科评议组成员。

  不仅如此,2016年11月2日,程维明接受了时任上海市委副书记、上海市市长杨雄颁发的聘书,正式受聘上海市政府参事。参事主要发挥参政议政、建言献策、咨询国事、民主监督、统战联谊的作用,围绕政府中心工作开展调查研究,并直接向政府领导人员反映情况,简单说就是可以用“直通车”方式直接向领导反映情况,提出意见和建议。

  虽然只过去半年时间,但对于参事这一新角色,程维明已经显得游刃有余了。“交通大整治与长效机制”成为了程维明当下专攻的课题之一。“作为人大代表需要严谨,作为参事,需要站得更高,应该超脱于政府部门,或是人大本身去思考问题。”程维明笑称,如此这般,上海这座城市的发展就会留有更多余地。

  从福州路淘旧书到大学路

  中学毕业后的程维明并没有像如今众多学生那样,如愿考上大学,并非成绩不佳,只因全国高考还未恢复,18岁的他来到了浙江生产建设兵团工作。

  对于酷爱学习的他来说,除了工作以外的娱乐就是读书了。程维明说,当时福州路上的上海书店,是淘旧书最好的地方,包括高中和大学的一些课外读物,一毛钱、甚至几分钱就可以买到,而自己不管看懂与否,还是会一直看下去。

  1977年10月,一直渴望上大学的程维明听到高考恢复的消息,心情久久不能平复。白天上班,利用晚上不多的时间学习,上海人民出版社出版的《青年自学丛书》成为了他备考仅有的复习材料。功夫不负有心人,程维明成为了高考恢复后第二年1978级的大学生,因为对物理、光学类的兴趣,最后选择了上海机械学院的“光学仪器”专业。

  因对知识的渴望成为教师

  那时候的大学生活,除了吃饭睡觉,就是在教室学习,每个学生在教室里都有固定的座位,上午上课,下午和晚上复习、预习,程维明的成绩在班级一直名列前茅。

  “许多同学常常会来问自己问题,那时就真正感到,自己要有一桶水,才能给别人一杯水。有的问题,我也是没想到,反过来思考之后就理解得更加深入了。”同学间传道授业解惑的过程,令程维明产生了做一名教师的想法。

  果不其然,在程维明读完硕士后,他就留在了学校,之后又辗转到原上海科技大学、上海大学、上海工程技术大学。

  30年不间断的教学生涯,在程维明心中沉甸甸的,他觉得这是非常大的荣誉,是难得的。但是什么支撑他,令他永葆对于教师这份职业的热忱之心呢?

  “自己会变老,但却可以永远与年青人在一起,心态就会变得年轻,思考问题也会站在新的角度。对新的事物也更容易接受,更有敏感性。无论是教学或者搞科研,都是这个道理,要有这种对新事物始终保持敏感的冲动,这或许就是所谓的‘职业病’吧!”程维明笑着说。

  解决城市难题需要考虑更多

  对新事物始终保持一种兴趣,在学校的工作养成了程维明这一习惯。当今社会,城市发展日新月异,新兴事物层出不穷,思想与知识在与时俱进的同时,更应该有着超前的预判,这也使得程维明对于参事这份工作有了许多底气。

  作为程维明今年重点调研的内容——交通大整治与长效机制,他有着许多自己的看法。

  2016年4月,摩拜刚刚在上海推出,程维明就立马安装使用了,但在那时候车少、难找却成为了最大的问题。作为松江区选出的市人大代表,他就专门把“共享单车”作为一个调研课题,希望在郊区也可以大力发展起来。

  时隔一年,如今共享单车的发展有些令人猝不及防,程维明表示,共享单车已经带来了许多其他方面的问题,除了大家当下讨论的乱停车问题,上海的硬件条件也并不完善。“慢行系统”是绿色出行的组成部分。尤其自行车,是最后一公里重要的接驳工具。

  他说,上海市区的一些道路,人行道本身不太宽敞,再辟出一部分停车区域,势必会影响行人;人为损坏的情况也比较多,不能正常使用的共享单车占据在了大街小巷……

  “就我的一次骑行经历来说,出了地铁站来到淮海路,但淮海路本身没有非机动车道,常熟路有部分路段需骑行在人行道上,过了延庆路上则明确有标志不能骑车。”程维明苦笑说,“上海市区多单行道和自行车禁行道路,汽车绕个弯还算不费力,但骑车人却可能要兜个大圈子了。”

  如今的“慢行系统”与市民的需求还有不小的差距,如何恢复禁行道路的非机动车通行权,形成连续的自行车道?如何使建立人行步道系统更便捷?这些都是程维明今年的重点调研的课题。

  此外,他还提出,交通大整治目前倾向于加强对交通行为人的管理,对于改善道路交通与规划建设的思考还可以补充,应该双管齐下,要站在整个城市的角度,看得远一点、想得广一点,特别是首先要提供良好的交通设施。

  上海转型发展离不开“工匠精神”

  30多年的教师生涯,10多年的教育行政管理工作,教育问题始终是程维明研究的内容之一,他认为“应用型人才的培养”是当下的最需要改善的,上海的转型升级离不开他们。

  程维明举例说,如今,许多人都会使用进口的产品,包括一些学术研究,有时小到一颗螺钉,也会考虑选择使用进口货。究其原因,确实是因为国外制造业的发达和精细,而我国在一些基础的制造业上还比较薄弱,其实这与制造者本身的素质有着非常密切的关系。

  再先进的企业,哪怕是使用机器人,那也还是需要人来操控、设置……而这个人的素质、本领,则对精细化程度、质量起到了决定性的作用。

  应用型人才的短缺是一个现实问题,程维明提出,“工人”的地位依旧不高。在以前只需要单纯培训他们学会简单而单一的操作,但如今的制造业则需要更具全方位能力的人才,拥有制造以外的宽广领域的知识。

  程维明呼吁,应该从各方面引导优秀学生进入高职院校。无论是家长也好学生也罢,很少有真正喜欢动手且学习优秀的学生去直接报考高职,这与当下各方面的环境有关。

  他期待,未来,某一些高职院校的专业在报考分数上会比本科的分数高,学生毕业后在岗位上,相比非应用型人才能够得到更为优越的报酬。

  (东方网记者奚亮专访程维明参事并撰稿)